hg0088注册:双十一别被好评迷惑 有平台6万"会员"刷单上千万

 

来源:  发布日期:2017-11-12 15:01  浏览次数:

(原标题:“双十一”别被销量和好评迷惑,我们可能都被骗啦!)

新京报记者 王飞翔 游天燚 赵朋乐

11月10日上午,李竞在给一家网店的某商品刷单后,将截图发给店家。不到1分钟,他就收到两个微信红包:一个是刷单费用的返款,另一个是刷单的佣金——3元。

该商品的销量也由0突然涨到20多。

“双十一”来临之际,李竞这样的刷手群体“生意火爆”。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调查发现,在多家刷单平台,商家任意派单,刷手接单后,付款购买商品,与商家假聊、写好评,商家再通过寄空包裹等形式完成运输。每完成一单任务,刷手可获得几元的佣金。

真正蒙在鼓里的,则是以“销量”“好评”作为购物参考的消费者。

有平台6万“会员”刷单上千万

“做刷手是想赚点零花钱”。身为高中生的李竞说,自己把这个作为学习外的“副业”。

两个月前,他注册了“51刷单网”开始刷单。该网站自称是专业为各电商网店刷单的平台,首页的中间区域有“最新任务”的发布。每一条任务包括发布人、发布要求、佣金等项目。

点开一个盆栽的刷单任务,佣金达到10.3元,是一般刷单佣金的3倍。

李竞说,可以随意选择任务来接单,但有的对刷手有一定要求,比如淘宝用户等级等。

商家对刷手也提出了诸多要求,如“货比三家后再进店,每家店铺浏览3分钟以上”、“浏览完后需要进行假聊,询问养护知识”等。

类似这样的刷单任务,每天都有上千个。截至11月10日晚11时,51刷单网首页的数据显示,该平台可接任务1899单,任务总数超过1140万单,会员总数超过6万人。

该平台客服人员张颖说,之前做刷单都是分散在各个QQ群、微信群,单子少,商家也不好联系。而51刷单网商家很多,每天放单量都是按秒更新,刷手不愁没单,商家也不用担心销量冲不上去。

一个多月前,她缴纳299元正式成为一名客服兼刷手,“平时做接待,拉到刷手或商家入驻可以拿10%的提成,没事也可以自己刷单。”

临近“双十一”这几天,张颖几乎一整天都盯着手机,哪怕是接弟弟放学的间隙,“要刷单冲量的商家太多了,有点儿忙不过来。”

▲“Yes!淘”上,商家发布刷单任务。网络截图

“Yes!淘”也是一个专门的刷单平台。商家入驻后发布刷单任务,“威客”(刷手)付款并拍下商品完成交易,商家在平台上确认交易后,支付货款和佣金。

网站首页有3个统计榜单,分别为“推广奖励信息”、“最新任务信息”、“每周发单排行”。前两个榜单滚动显示,排行榜则按名次排列。截至11月10日晚11时,排行第一的发单量为507,前十名都超过340单。

“刷手”培训1小时就能接活儿

11月8日,重案组37号注册“Yes!淘”网站发现,不需要提供身份证等相关证件,在该网站注册一个账号后,绑定个人淘宝账号和手机号码就可以成为“刷手”。

该网站专门设立了“Yes!淘浏览器”。客服人员介绍,刷手从注册到接单都需要通过平台的网站进行操作,为避免被查,所用浏览器也有所限制。

商家也一样,在网站注册账号后,也需要绑定淘宝账号才能进行刷单信息的发布。客服人员说,绑定账号除了方便登录,还可以直接让刷手和商家对接,成为一条龙服务。

相比而言,注册51刷单网的审核和手续更为严格。

客服人员一般会让刷手先交入驻费,其中成为刷手需交199元,成为刷手兼客服需交299元。

付款成功后,客服才告知刷手有实名验证环节,淘宝账号、支付宝账号、身份证正反面照片、手机IP定位截图、手持身份证的视频、一张生活照,缺一不可。

尽管平台声称对每个人的信息都会“绝对保密”,但已交完199元入驻费的王琳还是不放心,最终放弃了做刷手的打算,“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用我的信息做违法之事”。

▲51刷单网上,刷单的佣金金额明码标价。网络截图

商家入驻51刷单网需交纳的费用也分两档,300元和500元。前者的商家不能进总群,只能通过总群的“主持”寻找刷手,既要付刷手佣金(3元到6元/单不等)也要付主持佣金(1元到6元/单不等)。而500元的商家可以在总群以“主持”身份发布刷单信息,既可以为自己刷也可以替别人刷赚取佣金。

注册成为刷手后,上述两个网站都需要通过培训。在51刷单网,培训包括一份模拟试题:为一家淘宝上的银饰店操作刷单。要求货比两家、进店浏览宝贝的时间不低于5分钟、只拍不付、收藏店铺和宝贝。随后,还会把刷手集中到语音聊天室进行语音培训。两种培训加起来需1个小时左右。

刷手与商家假聊、写好评

刷单的步骤都一样:商家先发布刷单需求,符合条件的刷手接单,付款购买商品后截图给商家,商家最后将商品付款和佣金转给刷手,即完成一次刷单。

11月10日,在51刷单网一个群里,共有1670名商家和刷手。其中,商家身份为“主持”,“主持”不停地滚动发布刷单信息,刷手看好后跟“主持”私聊。

为节省时间,群里约定,“1”代表“是的”、“接单”、“没问题”等肯定信息;“2”代表否定。

只要有人发布信息,后面都会被不同刷手发送的“1”刷屏。重案组37号粗略统计,该群在一分钟内,不同的“主持”发布了35条刷单信息。

“这里单子很多,也很好做。”广东汕尾的刷手陈晨说。此前,他通过朋友介绍零散地接过一些刷单任务,但“挣得很少”。平台还是有保障,大家都交了入场费,很少会有刷了单不付或少付钱的情况。

重案组37号随机联系一个浙江绍兴的“主持”。他发来自己店铺一款“韩版长袜”的产品截图,截图显示销量为“0”。对方要求收藏店铺、收藏店家、浏览超过两分钟、假聊以及现场拍下产品等。

按照要求和步骤操作,重案组37号买下这件产品,随后将交易截图发给对方。对方通过微信红包,将购买本金和3元佣金发了过来。整个过程约5分钟。

几小时后,这款产品的销量已达到34笔。

▲该棉袜在刷单前销量为0,刷单后销量变为34。

为避免被查,“Yes!淘”要求刷手在商品页面上停留超过5分钟,还与客服假聊。内容基本由刷手自由发挥,也有商家会标注好聊天内容和问题。

“假聊过程中,商家和刷手不能出现刷单等敏感词汇,否则很容易被查到。”客服说道。

“写好评”方面,平台的规定不一,大多要求“好评方式”和“追评晒图”自由发挥。

51刷单网上一家出售长款会议桌的店铺,则对刷单评价内容写出了范本——“刚换的新办公室,长度是量好了买的,公司人都说挺好看的,性价比很高”。

“发空包”等形式物流造假

在刷单全程中,物流环节也通过发空包等方式造假。

“Yes!淘”客服人员说,制造假物流环节常用两个方案,一是收件人不会收到真正的包裹,“可以设置发件地、收件人、收件地、电话等真实的物流信息,收到的却是一个空包裹。”这被视为四星安全系数的方案。

“五星安全系数”则是,收件人会收到真实的包裹,不过包裹中的物品由商家来定。“这种方式安全系数高,但商家所需的成本会更大,商家自己联系物流,一般是5-10元一单。”客服说。

在“Yes!淘”刷单平台,为完成一条龙刷单服务,客服人员还向商家推荐使用“极致空包”网站来发送空包裹。

重案组37号登录“极致空包网”后发现,每个空包裹根据不同的快递企业设有不同价格,涉及17个快递公司,每个空包价格都在4元以下。

“发送空包裹时,只需在平台注册好账号后,将钱充值到账户中,选择相应的快递公司,填写收货地、发货地、收件人、发件人信息即可”。工作人员介绍。

51刷单网首页也有“飞淘单号网”的链接,用于全国空包代发。点击链接进入后的页面醒目标注着:免费提供发货、收获底单及盖章证明。10多家发空包的价格不一,最低价均不超过2元。

每次刷单全过程完成的背后,平台也能从中获利。

在“Yes!淘”上,刷手与商家间的交易并不直接用钱,而是用平台的虚拟货币,即“任务点”进行交易。

商家要发布刷单任务,必须向平台充值并购买“任务点”,作为支付刷手的佣金。平台规定,普通商家购买一个“任务点”需支付0.8元,成为会员后会有相应优惠,为0.6元。

刷手无需购买“任务点”,每完成一次刷单后,会得到商家给的“任务点”,但他们要通过平台把这些任务点换成钱。

按照平台的转换率,普通刷手每1个任务点只能兑换0.4元,如果成为会员,1个任务点可以兑换0.6元。

也就是说,平台将1个任务点卖给普通商家收取0.8元,兑换给普通刷手支付0.4元。普通商家花8元购买10个任务点,并发布10点的刷单任务,普通刷手完成后,能将10点兑换成4元。一出一进中,4元差价就落入平台的口袋。

如果商家和刷手同为会员,1个任务点都对应0.6元。平台赚取的就不是“差价”,而是会员充值费:年卡225元、半年卡120元、季度卡75元、月卡30元、七天卡15元。

▲“Yes 淘!”上可以充值成为会员。网络截图

51刷单网则并不设置类似虚拟货币,交易直接在商家和刷手间完成。平台的获利方式主要是入驻费,其中刷手为199元和299元,商家为300元和500元。

刷单最高将罚200万

刷单带来高销量、多好评的“虚假繁荣”,让一些商家深陷其中。也有商家发现,当刷单由暗转明,越来越产业化后,刷单带来的效益与付出的成本,并不成正比。

某电商平台商家林华交了500元入驻费后,成为51刷单网的一名“主持”。“新开的C店,你不刷销量,店铺等级根本提不上去。淘宝规定参加活动的商家必须是一颗钻或以上等级,销量和等级上不去,产品再好也参加不了淘宝的活动,局面就更打不开了。”

如何能升到一钻的等级?林华说,必须刷够250单。他算了一笔账,按比较便宜的每单3元的刷单价格,升到一钻的费用是251(单)×3元(佣金)×3.6元(邮费)=2710.8元。“要知道我开一个店,保证金才1000元。”

尽管如此,林华表示,店铺前期基本上都要刷单,不过是力度大小问题,“有些店主想打造哪一个爆款,前期就得把销量刷起来。”

也有商家称,随着各电商平台筛查刷单技术提高,刷单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同时成本也在提高,因为别的商家都在刷,投入也越来越大。相比前几年,同样的投入想获得更好的推荐,“几乎不可能”。

此外,刷单的代价也在提高。

新修订的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,其中规定,经营者采用刷单、炒信等方式,帮助自己或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宣传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,情节严重的,最高可处200万元罚款,吊销营业执照。

刷单者还可能担刑责。今年6月,全国“刷单入刑”第一案在杭州宣判。

25岁的李某通过创建“零距网商联盟”网站并利用YY语音聊天工具,吸纳电商卖家成为会员,收取300元至500元不等的保证金和40元至50元的平台管理维护费及体验费,并通过该平台发布或接受刷单炒信任务,一年多非法获利90余万元。

6月20日,李某因非法经营罪等一审被法院判处五年九个月,并处罚金92万元。

“刷单不仅是虚假宣传,还严重扰乱市场竞争秩序。”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,工商部门和电子商务管理部门也应下“狠手”来治理刷单。今后立法和执法中,也应加强对电商平台责任的要求,包括平台先行赔付、技术监控、巡查制度、数据审核等。而对消费者因刷单产生误判出现的惩罚性赔偿,也应尽快写到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中。

(文中李竞、张颖、王琳、陈晨、林华为化名)

新京报责任编辑:杜豪_NF2080


上一篇:经济学家张卓元:反腐抑制了“坏的”市场经济倾向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信息